• {地铁诗话之二}虚狼谈Emily Dickinson

    2010-05-1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uyu-logs/63705387.html

    Emily Dickinson——

    说这个词的时候,虚狼周身变成茉莉白,狼毛自动簇成一瓣瓣,几瓣间就有金黄的蕊——

    她有一种在平静中自尊的力量。她生活中的男性太少了,还包括她的父亲。而我,当然,很想知道她对一只成年狼的感觉,可惜她从没写到过我们这种动物。

    虚狼一边说,一边用爪挫碎河岸的干泥块。

    你见过干水的盛夏吗?可是你怎么知道它就是干水呢?就像Emily曾写信给一个质疑她的生活的男人说,你根本不懂生活。难道在家生活就一定天地狭隘吗?

    虚狼抬手指向河对岸,一排袖珍的山猪正低头,随着山形的上落狂奔。

    比如这种动物,跑过一万里也只看到过一里。

    在平静中自尊。虚狼又说了一遍,周身的白茉莉,都毛茸茸地绽开了。他在盛夏沁出的汗珠儿就是娇憨之露。这排字又从他的口中带出淡白微光,于是,吐出这六个字后,虚狼索性就那样张着嘴站在那里了。

    茉莉凋落了,在爪边松落落的。虚狼还是张口站在那里。另一个世界里,就永远有平静的月光,如不落的一朵大茉莉沾在肉色的夜空中,一只小青虫拖出自己的粘液之书,枕着睡着了。
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2008-05-17 2008-05-17
    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