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廿九胃】不是港片儿

    2010-05-20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uyu-logs/63921893.html

    不是港片儿

    我说“妞儿”,黄静说“条女”,一这么说,就都显着跋扈了。在夜晚的铜锣湾、建筑工地旁的煲仔饭大排档,尤其显得跋扈。

    不过在香港,经常需要这样的跋扈,因为周围的一切都过于低频了——而在北京,全城人都跋扈惯了的,谁比谁不跋扈呀。但香港不是,来了五年,见过三四五场恋爱,或者踏实——迅速进入家庭状态,或是飘摇——没有大起大落地维持着,或是同样没有大起大落地分了手,无疾,终。前者踏实的,是正常、而正常得让人绝望的香港,后面这些飘飘摇摇的,也是正常,但却算作香港的好状态。

    香港不暧昧,只是混沌,混沌地太久,就成为一种浓烈。夜晚大排档的煲仔饭, 就是这样的事物,黑龍紋身和你一起吃,菜少米多,吃的是力氣。我一直不知道煲仔饭的饭有什么好吃,米是在砂锅里就着上面的菜蒸熟的,贴着锅的那些自然半生不熟,上面还罩着层“米壳儿”,再上面摆三块小排骨或是一块梅菜肉饼,或是两根肠。吃的时候要加酱油,话说从小我就恐惧在饭里加酱油,米饭的香被灌了酱油,只是勉强因为点咸味能下咽罢了。

    不过来到香港,却知道为何这里习惯在米饭上加酱油了,因为那米痩且干。北方常说的线儿米线儿米,大概就是这个了。若在八十年代,听说你要去南方,全北方人都会同情你要吃线儿米了。而我的家乡不大不小,就在一粒短胖胖、可以蒸出油泽的一粒米上。凡遇人说你们北方人都吃面,我们南方人都吃米,就告诉他那是西北。

    不过什么叫北方?在香港,去深圳也叫“北上”,而对所有广东人来说,凡是广东以北,都是北方。广大的北方,原来未必是一人一马在辽阔夜色中隐匿。香港只有泰国香米——但并不觉得如何香。倒是超市里的日本米挺像东北米,以此城之哈日,其自然身价比泰国米贵许多。但听人说有在公海上交接,东北米直接套上日本的包装,心中起初小小庆幸,原来吃到的还是家乡米,但深想則是無可化解的愁苦,家乡的农民到底分不到几银。

    香港的韩国料理也贵,我去吃过,除了现代化味,论传统,并不比家乡的朝鲜小馆子带劲。和对面人说这所谓“石锅料理”在我们那不过十元一份,他们就即刻认定,那应该和这里八十块的不一样——确实不一样,我们那里的料,还要丰富和自然一点。

    说到这里发现,煲仔饭像另一形式的石锅拌饭了,只是更见岭南农家的清苦。即使是孖肠饭(广式腊肠和猪肝肠),也是要只就着两根肠吃完一大煲饭,再加两条小青菜。谁想了解岭南农家文化,我推荐他首要去吃煲仔饭,同样是大排档,你在兰州一顿酒里吃的羊肉串,拿来这里够蒸四大煲饭了。而朝鲜石锅饭的料,拿来这边,除了蒸一煲饭,还可以炒一个小菜。所以说,煲仔饭是真正劳动人民的食物,羊肉串是物产富庶地方的劳动人民的食物……这篇到底写跑了题,本想写港片片场,结果成了王洛宾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Tag:

    评论

  • 我来了,我也看了,在内心唏嘘感慨半天觉得全没意义,于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    回复赵山河说:
    ??
    2010-05-21 17:43:21
  • 看你的文字,想象着煲仔饭,毕竟它在我们内陆地区是鲜见的
    回复shiso说:
    也是小锅蒸饭的一种。。。
    2010-05-21 17:44: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