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不管怎样,却都是漠黑的湖水 【诗】

    2010-07-30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uyu-logs/70984519.html

    trasimeno

    有时候我很累也不想写一首诗
    本是两个时空的事两处湖水
    两下里人两处歌声和友伴
    我拉开过一卷暗夜里的小彩灯系住
    给你系绳子的那头,牽你的笑
    你的笑,那么远——
    湖水那麼軟,在阔大暗夜中水鳞浮泛
    我不管,时光不管,经纬度都是乱度
    我今夜本在海的一侧,江湖事,都淹忍
    海一侧也是我的一侧,那边的他生
    水母成桥,代我一路吧

    2010.7.29

    按,他生未卜此生休,是去年我在perugia的心情。是以旧忆兼寄伟棠。
    去年今夜,正是trasimeno湖Blues Festival,漠黑的大湖在连绵blues钢琴舞台旁,
    其中一个乐手极棒,甚至比Thelonious Monk更绵长……不管怎样,却都是漠黑的湖水,
    湖那边远远的突起小焰火,我走在伸去湖腹的木码头上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隔年诗 2007-07-30
    回来 2007-07-30
    Tag:

    评论

  • 湖水,漠黑的湖水,给人深沉的喘不出气的感觉。
  • 好有诗意。不过我就是看不懂。